翁達瑞怒批高嘉瑜的政治背叛   若再我行我素    民進黨支持者應用選票下架她!

美國大學教授翁達瑞發文怒批「高嘉瑜的政治背叛」。

《Google 新聞伙伴》,點這裡看 Google 新聞

記者吳曉郎/報導

民進黨立委高嘉瑜嘲諷蔡政府「稅收超徵非政績是行政失靈」,引發綠委不滿擬提案要黨中央送到紀律委員會處分。高嘉瑜表示,是表達不精準、不圓滿,為自己的發文道歉。筆名「翁達瑞」的美國大學教授發文「高嘉瑜的政治背叛」,怒批高嘉瑜的舉止違反黨員的「政治倫理」,形同對所屬政黨的「政治背叛」;若高嘉瑜繼續我行我素,民進黨支持者應該用選票下架她。

翁達瑞表示,這一陣子,高嘉瑜的言論受盡藍媒寵愛。選舉前後的「一屍五命」與「綠營側翼」說,屬她個人對選情的解讀。我雖不同意,但尊重。她近日的「行政失靈」說,嚴重違反事實,我無法沈默不語。高嘉瑜的「行政失靈說」不只炮口對內,且充滿惡意,甚至比國民黨的說詞更加低劣。高嘉瑜對蔡政府的批評,違反黨員的「政治倫理」,形同對所屬政黨的「政治背叛」。

翁達瑞說,蔡英文上任後,預算連年結餘,經濟表現遠優於常年赤字的馬政府。高嘉瑜卻宣稱稅收超徵不算是政績,而是政府的數字管理失靈,原因是行政部門沒有檢討不合時宜的關稅與貨物稅。

翁達瑞指出,高嘉瑜的「行政失靈說」扭曲事實,充滿惡意,包括幾個面向:

#欲加之罪

政府預算結餘有四個來源,支出與稅收各有兩個。就支出而言,一是預算編列嚴謹,二是公共投資不足。就稅收而言,一是稅率過高,二是經濟表現活絡。

蔡政府上任後,大幅提高公共投資,包括前瞻計畫,衛福與國防投資等,還被在野黨批評「燒錢」與「綁樁」。顯然蔡政府的結餘來自預算編列嚴謹,屬蔡英文的政績。

就稅收面而言,蔡政府繼承馬政府時期的稅率,所得稅還降過一次。在稅率較低情況下,超徵只有一個來源,就是經濟表現活絡,也是蔡英文的政績。

高嘉瑜捏造「數字管理失靈」的藉口,抹黑蔡政府的稅收超徵。這是高嘉瑜對蔡政府的「欲加之罪」。

#昧於事實

預算與稅收涉及複雜的政府運作,兩者必然會有落差,原因不在數字管理。高嘉瑜捏造的數字管理失靈說,更是「昧於事實」的指控。

高嘉瑜從政多年,應知道稅收不是超徵就是短徵,不可能剛好與預算相符。按照高嘉瑜的說法,馬政府常年赤字也是數字管理失靈。就算蔡政府數字管理也失靈,卻連年有結餘。

高嘉瑜對馬政府的常年赤字不置一詞,反用數字管理失靈苛責連年有結餘的蔡政府。高嘉瑜「昧於事實」,捏造罪名指控蔡政府。

#濫用名詞

高嘉瑜把稅收超徵歸因關稅與貨物稅不合時宜,據此指控蔡政府「行政失靈」。高嘉瑜安在蔡政府的罪名,根本就是濫用名詞。

關稅與貨物稅的訂定是立法院的職權,不屬行政權。若稅制不合時宜,而且長久未獲檢討,這是「立法怠惰」,而非「行政失靈」。

高嘉瑜身為立法委員,卻沒有提案修正過時的稅制。高嘉瑜沒為「立法怠惰」向選民道歉,反濫用「行政失靈」的名詞,把責任推給蔡政府。

#缺乏知識

真要檢討稅制,高嘉瑜應關注整體稅負,而非咬著關稅與貨物稅不放。高嘉瑜的說詞「毫無知識」可言。

關稅與貨物稅是否合宜,有兩個判斷基礎。第一,高嘉瑜要證明台灣的整體稅負過高。第二,高嘉瑜要證明稅負過高的源頭在關稅與貨物稅。

台灣的整體稅負大約14%,遠低於美國的19%、瑞士的21%、瑞典的34%、丹麥的47%。不論關稅與貨物稅是否過高,台灣人的整體稅負偏低。

若整體稅負偏低,但關稅與貨物稅偏高,那表示有稅率超低的課稅項目。若高嘉瑜認為關稅與貨物稅必須調降,那些稅率超低的稅負項目必須調高。

高嘉瑜宣稱關稅與貨物稅不合時宜,卻未觸及其他課稅項目與整體整體稅負。高嘉瑜「缺乏知識」,以偏概全否定蔡英文的政績。

翁達瑞直言,蔡政府連年稅收超徵,國民黨不予以肯定,反指控蔡政府詐欺騙錢。身為執政黨立委的高嘉瑜,不僅沒有捍衛蔡政府,還加碼演出,用「欲加之罪」、「昧於事實」、「濫用名詞」、與「缺乏知識」的手法,否定蔡政府的政績。

翁達瑞認為,高嘉瑜的舉止違反黨員的「政治倫理」,形同對所屬政黨的「政治背叛」。若高嘉瑜繼續我行我素,民進黨支持者應該用選票下架她。

637841
Total views : 643227
Your IP Address : 3.238.235.248
Server Time : 2024-04-24


新學員註冊舊學員登入新舊師投課行事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