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爆18萬的國安問題!

▲少子化、高齡化,帶來許多社會嚴重問題,如此國家即將迎接的鉅變,已經成為台灣的國安問題。(本報資料照片)

文 / 鄭哲民  教授

剛剛邁向2018年。方才揮別的2017年,有兩項數據,勢將在台灣歷史當中,佔有不容輕忽的地位。首先,是為新生兒數量破20萬,掉到只剩下19萬之數。如此「跌跌不休」,致令政府喊了許多年的少子化危機,已經不能只是喊喊,而是轉變成直接在門外叩門,不容我們再因循、推辭。

其次則是內政部於2017年2月公布的一項有關人口老化指數的數據,台灣老化指數首度破百,達到100.18。意謂著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首度超過14歲以下的幼年人口。國發會也預測:再過10年恐超過20%,相當於每5人就有1名老人,屆時台灣將與日本相同,成為超高齡社會的一員。

少子化,不只是男孩,也包括女孩。所以更確切的說,應該是「少子女化」。官方數據冷冰冰且難以令人有感。但如果把目光移到街頭巷尾,則可發現各項驚悚的現象──更可怕的是,早已被吾人視為理所當然。

過去招牌一個個高掛的「愛的世界」、「麗嬰房」以及「東森幼幼台」等以嬰幼兒為主要消費群族的行業,紛紛關門、打烊;挺著大肚子趕上下班或上市場買菜的孕婦,現在已經極為罕見,幾乎形同「保育類動物」;取而代之的是,外傭推著長者,依序陳列於公園、廣場。「依序」?是的,外傭們熱切交談,而長者們則無言、也不能言,只能依循外傭出現的順序而被安置,進而被動的躺著曬太陽。還有,越來越多有關對生命存在意義思索的廣告文案出現:如何「善終」,成為顯學。各式預防老化的健康食品則商機無限。

換句話說,台灣的少子化危機的另一面,是為高齡化社會的來臨。

人口數量及年齡結構的變化,對國家發展有決定性的關鍵影響。國發會指出,台灣人口總數大約在今年,也就是2018年會達到高峰,但立即反轉而呈現不增反減的態勢,並且在2025(民國114年)、2024(民國113)年及2021(民國110)年,都可能出現人口負成長的現象。而少子化及高齡化所可能帶出來的人口結構異質化,就經濟面而言,可能對經濟成長、儲蓄、投資、消費、勞動力市場、退休金、稅金與代間移轉產生影響。在社會領域,家庭組成、生活安排、住宅需求、遷徙趨勢、流行病與保健服務需求等面向皆因而改變;在政治方面,也會造成投票模式的改變,透過選舉結果,間接對公共政策之制訂及跨世代資源分配造成影響。「太陽花學運」所揭示的選票間的世代對立,即是明顯一例。而以目前台北市長柯文哲之民調來看,盡管中老年人不怎麼喜歡他,但「阿伯」於年輕人口中具有極高的支持度,未來政治行情之看好,不言可喻。

少子化、高齡化,如此國家即將迎接的鉅變,自然是為緊張的國安問題。已經喊了這麼多年。不料主司其職的衛福部官員,所祭出的因應方案之一,卻編列了「育兒百寶箱」的預算。還侉侉其言的說道:「看了就會想生孩子……」這絕不只是政治冷笑話。相對的,顯示出為政者一幅我官好自為之的心態。意欲以早年的制式、口號式等:認為強加宣導便會讓人「想生孩子」的愚民、順民的思維。試想,除了仰靠民脂民膏不虞衣食安然度日,甚或還有教育補助費可領的官僚之外,誰會如此不識人間疾苦,因著區區的文字加圖片或小鼻子小眼睛的優惠方案,便想生孩子?官僚的生活經験與人民的苦楚,差距如此之大,又何嚐不是國安危機之一?

進入2018年,新生兒可能只有18萬的預估已經出現。如此驚爆18萬,到底有關單位除了呼籲、擔憂,說些不關痛癢的「X」話之外,能否了解養育一個孩子,對年輕夫婦是多麼難以承受的重?低薪、低所得、高房價、高物價、高學費……還有高齡父母親,問題環環相扣。無論放在誰心頭最軟的那一塊,根本都無濟於事。說到底要正視國安問題,請官員們找找自家巷口早餐店、修車行、或超商的工讀生們,先問一問他們的想法再說吧。

[wds id=”2″]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