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友相繼辭世,受難團體拜會朝野黨團爭取《促轉條例》通過

▲《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草案》還一直躺在立法院中無法通過,臺灣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理事長蔡寬裕拜會立法院朝野黨團,積極爭取朝野黨團支持並能夠在本會期通過。圖左起立法委員蔣萬安、林為洲、廖國棟、蔡寬裕理事長、林雍昇教授。

Google新聞伙伴,上傳5分鐘題目搜索即可Google新聞 https://news.google.com/publications/CAAqBwgKMPzLqwsw-dbDAw

文、照片 / 林明山

總統蔡英文在今年2月28日在中樞紀念「228事件」裡曾經向受難家屬承諾,立法院本會期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草案》。不過,該條例自去年(2016年)6月經過立法院初審後,在政治環境丕變下,至今還無法順利通過。「臺灣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理事長蔡寬裕24日特別拜會立法院朝野黨團,希望進入二讀程序等待朝野協商的《促轉條例》,可以順利再本會期通過,讓那些人權曾經被踐踏且逐漸老去凋零的受害者,在有生之年可以爭取平反的機會。

當將你的事交託耶和華,並倚靠他,他就必成全。(詩篇37:5 )

蔡寬裕表示,總統蔡英文已經多次明確表示《促轉條例》要在本會期通過。讓那些曾經在歷史發展中,人權被踐踏的受害者,能夠平反。也希望透過《促轉條例》弭平歷史創傷,改造政治社會相關體制,以清除威權遺緒,建立公民社會對普世價值的認知。

根據目前可掌握的統計,自蔡政府執政以來一年五個月內,已有五位政治受難者前輩,不敵時間煎熬、未能得見正義到來、抱憾往生。如在白色恐怖時期,曾因遭懷疑是匪諜,一審判無期徒刑,二審判14年,在1968年至1977年之間被囚禁於監獄之中的資深廣播名人崔小萍  (1922/01/10),1975年因總統蔣介石逝世而獲赦出獄,並於日後發表獄中日記,已於今年三月中去世。

曾任國小教師的葉榮光先生,過去遭羅織諸多叛亂罪名被判處五年徒刑,出獄後,因其政治犯身分,只能到處尋求待遇不佳且不安定的工作;解嚴後,積極參與並帶領其他白色恐怖受難者向政府申請賠償,直到去年10月病逝前1個月,葉榮光都還在為受難者團體奔波。當年二十二歲,仍在就讀師大美術系的陳孟和先生,同樣因遭指控涉及叛亂罪被判處15年徒刑,近年憑藉其記憶與美術專才,指導完成「青島東路軍法處看守所」、「保安司令部情報處押房」等模型並投入人權館綠島及景美人權文化園區的整體規劃,也在今年四月離世。此外包含蘇友鵬醫師、以及因白色恐怖而入獄五年並被迫在獄中撫育初生女兒的陳勤女士亦在這段期間相繼往生。

對於《促轉條例》,民進黨黨團總召柯建銘表示,依照議事流程以及法案塞車的現況,若想趕在國際人權日前三讀通過《促轉條例》,目前看起來恐怕有相當的難度,但民進黨將會努力使法案在本會期結束前通過。

國民黨團對於《促轉條例》針對政治受難者所被入罪的主從刑予以廢除的設計,皆表示贊同;黨團書記長林為洲表示,針對受難者的冤屈平反並沒有爭議,也支持用特別條例的方式加速除罪化的進程;副書記長蔣萬安也表示始終保持開放的態度,贊成真相公開讓社會共同討論歷史,甚至對於中正紀念堂的處理也認為可以公開討論,若最後作為政治檔案公開紀念館也是一種選擇;廖國棟則指出國民黨提案版本當中,特別重視沒收人民財產的返還,若是不盡速返還,就是不當國產。

已經九次在院會提案討論《促轉條例》卻始終未得民進黨支持的時代力量,則由黨團主任陳惠敏接見,她表示時代力量始終支持促轉條例儘速通過,包含今日程序委員會,時代力量仍會不斷提案,期待這樣的堅持能對選前多次力挺轉型正義的蔡英文總統造成壓力;陳惠敏強調,促轉條例是正確的事,也是政治受難者長輩們在乎的事,這樣的事應該趕快做。而親民黨團副主任陳宏義強調,對於政治受難者除罪化的平反設計相當贊同,黨團將會考慮提修正動議納入提案,也表示,親民黨始終關心轉型正義,也提案將其涵蓋範圍增加,使原住民遭迫害的過往也能同時獲得平反。

積極為通過《促轉條例》奔走的「臺灣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理事長蔡寬裕,已經高齡八十四歲,至今沒有任何養老的餘裕,每日仍為轉型正義工程的推動四處奔波。眼看時間不等人,獄友們一個一個逐漸在遲暮中離去,平反與名譽回覆的進度卻還沒看見突破性的進展,更不敢停下腳步,也持續積極為《促轉條例》的通過辛苦的奔走。


受難者往生名單 (2016/05/20 ~  2017/10/25)

崔小萍  (1922/01/10~2017/03/11)

生於中華民國山東省濟南,戲劇工作者。她曾在中國廣播公司製作約七百部廣播劇,也曾在1966年導演瓊瑤小說《窗外》改編的同名黑白片電影《窗外》。

在臺灣白色恐怖時期,她曾因遭懷疑是匪諜,一審判無期徒刑,二審判14,在1968年至1977年之間被囚禁於監獄之中。1975年因總統蔣介石逝世而獲赦出獄,並於日後發表獄中日記。2000年獲廣播金鐘獎特別終身成就獎;2001年,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經調查宣告其涉入案件為冤案。

曾任教於政治作戰學校、私立世界新聞專科學校等學校之表演藝術科,並視其學生為義子女的崔小萍,於2017年3月11日病逝於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崔小萍曾發行自傳《天鵝悲歌》,記錄她歷經廣播、電影和白色恐怖冤獄三個階段。但她用大愛取代控訴,以慈悲擁抱哀憐,她的一生可說是一本台灣歷史縮影版。

葉榮光  (1932/12/3~2016/10/09)

葉榮光,泰雅族名Male Badu,出生於臺灣新竹尖石。戰後,他就讀並畢業於臺灣省立臺中師範學校,先後任教於桃園三民國小、桃園龜山地區某小學,並申請回鄉任教於尖石鄉新樂國小。

1968年7月,當局忽然以「就讀臺中師範時加入蓬萊民族自救鬥爭青年同盟會議」為由逮捕時任新樂國小教務主任的葉榮光,並羅織諸多叛亂罪名(如組織「山防隊」進行叛亂)判以5年徒刑;同時,多位泰雅族知識份子亦遭當局整肅。

出獄後,因其政治犯身分及其他多重因素,葉榮光只能到處尋求待遇不佳且不安定的工作,更面臨兒子車禍意外離世的衝擊。然而,重重難關並沒有擊垮葉榮光,他放下心中憤恨,解嚴後,葉氏開始積極參與並帶領其他白色恐怖受難者向政府申請賠償。 

2016年10月9日,葉氏因病辭世於臺大醫院竹東分院。病逝前1個月,葉榮光都還在為受難者團體奔波。國家人權博物館原訂2016年10月4日開始為葉榮光拍攝紀錄片,卻因為葉榮光住院造成延宕,等不到受難者得到平反這一天,葉榮光帶著遺憾離開人間。家屬希望政府能夠重視白色恐怖受難者權益,未來家屬也將繼續代替葉榮光,為所有受難者爭取應有的賠償。

陳孟和  (1930/10/16~2017/01/24)

臺北市出生。就讀師範學院(現今的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因被控涉「中共台灣省工作委員會學術委員會」叛亂案,分別於1948年12月、1952年1月3日兩度被捕。1952年4月26日,依「參加叛亂之組織」,判刑有期徒刑15年,送到綠島集中營「台灣省保安司令部新生訓導處」服刑,直到1967年1月2日離開綠島

陳孟和在綠島服刑時,負責過舞臺布景製作,後來被指派專事攝影,紀錄新生訓導處的各種活動。他在綠島福利社成立攝影部,為官兵、受難者和綠島人拍照新生訓導處於1962年為編寫《綠島誌》,派陳孟和坐漁船繞著綠島,從海上拍攝島嶼景觀。

出獄後,陳孟和將許多珍貴的照片夾藏在貝殼畫底板及貝殼底布之間帶回臺灣。現今的「綠島人權文化園」區新生訓導處紀念空間的復原及重建計畫中,係根據陳孟和昔日舊照片,予以繪製園區鳥瞰圖,推估空間量度,製作當年集中營營舍和重要建築的平面圖、三面視圖。這些舊照片不僅見證了白色恐怖的人權歷史,也成為成功復原重建的重要關鍵。 

陳孟和生前一直盼望能移除綠島人權文化園區內的蔣中正銅像。首次提出移除銅像的想法,是在2014年5月到綠島園區協助常設展示的模型維護時,看到尚未完成修復的莊敬營區中的蔣像,他說,「園區應該把蔣介石銅像敲掉,換成一個自由鐘,來紀念白色恐怖的這些犧牲者。」後來,他還用顫抖的手,畫下心中的自由鐘紀念碑。

而陳孟和生前念茲在茲,「要重建被抹滅的歷史,要先把空間建置起來,有了空間,故事才能填進去詮釋」,文化部指出,人權館近年已陸續完成綠島人權文化園區部分場景復原,以及在景美人權文化園區展出的幾座已消失的不義遺址模型,將持續貫徹陳孟和遺志。

然而,隨著身體日漸衰弱,在前年7月赴綠島擔任第十屆「人權之路」講師後,陳孟和再也沒有踏上曾囚禁他15年的火燒島,在生命的最後一年,人權館同仁常聽到他掛念:「我可能沒辦法再協助完成復原的工作了,我可能也看不到了。」

人權館籌備處主任王逸群於追思會後受訪表示,「希望能夠完成陳前輩的夢想,移除蔣公銅像,改立自由鐘。」不過,因為綠島園區全區屬《文化資產保存法》中的「文化景觀」,主管機關台東縣政府登錄時,「裡面所有的碑和設施都在範圍內」,人權館目前尚未提出變更申請,「《促轉條例》草案裡面有針對不義遺址和清除威權象徵的法條,現在已經排入立法院議程,我們希望趕快通過,從法律面進行,並在今年完成。」

 

蘇友鵬  (1926/01/12~2017/09/16)

臺南市出生。1949年自臺大醫學院畢業後,擔任耳鼻喉科醫生。參加過二二八反抗行動,卻到了1950年5月13日,才因與許強、胡鑫麟、胡寶珍等臺大醫師同案,依「參加叛亂之組織」罪名判處10年有期徒刑。據口述,蘇友鵬醫師遭逮捕的唯一物證是西裝外套內被查出一小冊魯迅的《狂人日記》。1960年出獄後,在臺北市鐵路醫院耳鼻喉科擔任醫師,退休後在家中開業,2017年9月16日辭世。

2017年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曾舉辦「醫人治世的先覺者―白色恐怖時期受難醫師群像」展覽,展出十幾位醫師的故事,蘇友鵬醫師在焉。今天吾人在述說綠島五零年代新生訓導處的故事時,他們十位醫師輪值的醫務室、醫務所,服務當地的官兵、新生乃至綠島居民,是不可或缺的一段溫馨佳話。蘇醫師基於音樂的興趣,有一把小提琴「相依為命」,可以自娛娛人,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陳勤 (1922年~2017年9月)

台北出生,日治時的第三高女(現中山女高)畢業,曾任幼教老師,二二八事件那年,她到福興國民學校當老師。二二八事件發生時,她親眼見到謝娥醫生館,因聽眾不滿謝娥在電台為陳儀說話,將被搬出醫院東西在路上燒毀,看到陳儀政府和社會的不公,陳勤開始閱讀社會關懷書籍,一度被學校同事林雪嬌和她的丈夫郭琇琮(省工委會台北市書記)計畫吸收,但陳勤並未參加組織。

不久,陳勤與丈夫洪先生結婚,他是台北縣教育局公務員,婚後49天,陳勤從學校被捕入獄,不久,才發現自己已懷孕,關在台北監獄,她飽受欺凌與精神威脅,有女管理員對她兇,但也有年輕學生難友幫助她。可是陳勤看到難友賴瓊煙和丈夫都判死刑,在軍法處看守所將小孩託交給賴瓊煙的爸爸,也看到李朋案的護士廖鳳娥被拖出去槍決時,還掉了一隻拖鞋在押房門口,在在讓陳勤摟著肚子裡的女兒,深感壓力與威脅。

在丈夫幫忙保外就醫下,1950年12月她早產生下長女,1個月後,抱著女兒回到軍法處看守所,走進押房前,她和女兒一路受到辱罵,但同囚的難友都幫她照顧幼女,每人省下熱開水,讓嬰兒洗澡,怕臭蟲咬嬰兒,蘭陽女中的難友蕭素梅(後來當楊逵的長媳婦),換乾淨位置給她。但也有煙毒犯以物競天擇之道,欺負這位在監獄帶女嬰的女性受難者,還好一位科長有同理心,他常說:「大人有罪,孩子是無辜」,讓她辛苦地撐了下去;此外,陳勤在綠島新生訓導處偷寫的日記,是目前唯一偷寫又保留下來的綠島政治犯日記。

直到即將被送去綠島新生訓導處前,陪她關了1年半的女兒,才由丈夫帶回去給陳勤的養母帶,她自己坐牢5年半,女兒也關1年半。由於,缺席大女兒的成長與學前教育,當老師的陳勤回家後,發現長女已不愛媽媽,她只愛爸爸和阿嬤,得知長女在校時,因媽媽坐過牢,小孩飽受欺負,直怪「都是媽媽」……

後來,陳勤領到坐黑牢的補償金,她都給了大女兒,認為大女兒才是最無辜,最沒選擇的受害者,她自己和其他兒女,都不拿補償。(資料 / 臺灣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

0 0 1 8 4 9
Total views : 513833
Your IP Address : 54.158.251.104
Server Time : 2021-12-04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