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泥礦權展延20年,行政機關讓台灣山林破碎!

▲台灣亞泥及多家採礦業者對台灣保安林及水土破壞之嚴重性,讓人看了驚心動魄。

文、照片 / 林中

監委孫大川及林雅鋒12日舉行記者會指出,指經濟部在審查亞泥新城山礦區礦業權展延,竟然輕忽礦區內有土石流潛勢溪流及地質敏感區,並將該區租賃期限至2010年為止。而花蓮縣政府原不再准許續租土地,卻在今年3月底再准續租,讓政府在這段時間內損失為數可觀的租金收入及所生孳息。林雅鋒表示:花蓮縣政府簡直形同「坐在權利上睡覺」,提案通過糾正經濟部、花蓮縣政府,也建請檢方調查。

出身法官的林雅鋒,調查報告不失法官本色,鉅細靡遺的點出行政機關如何限縮自己應有的行政管理權責,大開方便之門讓亞泥礦權得以展延20年,讓美麗台灣山林變色。而環團在今年4月曾向行政院提起訴願,要求撤回亞泥礦權展限,行政院訴願結果卻認定經濟部核准礦權過程並無違法,駁回訴願。監院的調查和糾正案,不啻打了行政機關一個巴掌,經濟部審查亞泥礦業權展延案,輕忽礦區內土石流潛勢溪流及地質敏感區,應查未查;而花縣府就亞泥等申請續租礦業用地一案卻政策反覆,任令其持續採礦收益卻遲未收取租金,經濟部真是「坐在權力上睡覺」!

▲監察院副院長孫大川(左)及監委林雅鋒,抨擊行政機關「坐在權力上睡覺」,是台灣山林破碎的主要兇手。

林雅鋒表示,前經濟部部長李世光在今年三月核准亞泥礦業權展延案,審理期間雖函詢農委會水保局,明確獲知亞泥礦區有「3條土石流潛勢溪流」通過,竟然未要求亞泥調查、評估有無發生土石流災害之虞,且有危害鄰近環境、居民安全疑慮,且該區似屬地質敏感區,竟僅由礦務局承辦人「自行上網」查詢,並「自行判斷」無需進行基地地質調查及地質安全評估。

而亞泥位於花蓮新城山礦區內,還包括非常重要的花縣府縣定之「富世遺址」,依法是不得辦理採礦,然而,經濟部卻膽大妄為,「違法」准許礦權展延,僅以與亞泥切結不向富士遺址方向開採外,幾無其他作為。法官出身的林雅鋒表示,「切結書」根本無「民法約束力」,讓亞泥的約束力形同造成極大不確定性及行政裁量空間。

至於花蓮縣政府,林雅鋒認為,花蓮縣長傅崐萁曾於99年10月在縣議會施政總報告中提出,不允許「新礦區申請」、「舊礦區展延」政策,但花縣府對亞泥礦區土地續租申請5年間卻消極不為准駁,直到104年8月傅崐萁才批示不准續租,106年3月又再准續租,這段期間內的租金及孳息損失相當可觀,且未顧及當地居民及遺址受到的威脅,形同「坐在權力上睡覺」。

對於礦務局恣意解釋法令 保安林礦區租約久懸未決 監委也糾正經濟部、農委會主要違失包括:

1、經濟部方面依據礦業法第31條對於礦業權展限之申請採「原則同意,例外駁回」方式,致使礦務局可自行以礦業權申請展限案無申請增區行為,無需就原領礦業權範圍再次取得林業主管機關之意見,而逕為核定,不啻影響林業主管機關對於經管林地之經營與管理,林業主管機關之權責顯被架空。且礦務局未將礦業權展限結果函復農委會知悉,實為「恣意解釋法令」,核有違失。

2、農委會方面目前保安林礦區中,計有7筆租約,面積共16.9237公頃之出租林地,因租約屆期而為停工狀態,各該租約多數逾期超過1年以上,部分契約甚至已逾期超過6年,卻久懸未決,空窗經年,相關監管規定與退場機制形同虛設。為避免肇生後續山林復育及水土保持等疑慮,農委會與經濟部允應儘速研商後續因應方案及制度化處理機制,依法妥適處理。

3、截至106年8月底止,全國計有13個礦區其礦業用地位於保安林內,重複保安林面積約131.7784公頃。揆諸保安林劃設目的主要係為鞏固土石、涵養水源,惟採礦之後,岩盤露出,土壤淺薄,復育造林不易,難以復原,影響保安林劃設之目的甚鉅。

4、農委會僅以保安林地市價年息4%計算土地租金,租金低廉,然保安林兼具防禦危害與保護公眾利益之功能,出租作為礦業用地後,炸山採礦,山林掏空,除嚴重影響森林生態外,亦改變原有地形地貌,外部環境成本高昂。農委會所收租金與環境所受損失顯失均衡,應儘速檢討保安林地土地租金計算方式,以合理反映採礦外溢之環境成本。

5、經濟部未依據「保安林」經營準則相關規定會同農委會及直轄市、縣(市)政府共同監督礦業權者對於水土保持之實施及維護,逕由各機關自行辦理,橫向聯繫機制付之闕如,核有未當。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