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性工時後,勞工會更快樂?

《勞基法》修法中提供的彈性工時,這個良善立意是否會被資方所極端使用?政府在修法後必須要謹慎監督。另外對於經濟弱勢者,修法後的《勞基法》到底能給他們什麼樣的幫助與保障?這也是朝野政黨在《勞基法》修法攻防中更必須關注的的焦點。(本報資料照片)

文 / 鄭哲民 教授

彰化一家連鎖火鍋店近日發生嚴重氣爆,影片直擊氣爆「轟然一聲」火勢迅速延燒的場景,委實驚心動魄。遭灼傷的6名消費者之外,負責換瓦斯的16歲楊姓工讀生首當其衝。全身24%二度灼傷,疼痛指數9,逼近最高指數10;在彰基的加護病房中,直痛到全身發抖。

且事件發生之際,楊姓工讀生,已然工作了2個多月,卻還沒領到薪水;其次他年僅16歲,未及成年,未受相關訓練,連滅火器都不會用,就於火鍋店現場被吩咐要執行更換瓦斯之務。此外,店家並未替他投保勞工保險。顯示業者以利潤為考量,充分利用勞資權力不對等之優勢,而致令人事成本可以壓低的種種作法,對未成年者之剝削尤甚。

唯此事不過是冰山一角。根據台灣少年與福利權利促進聯盟的調查,台灣至少有11萬名青少年打工族,薪資方面五成未達基本工資;權益方面僅四成有勞保,且1/4曾被扣款而這些未成年的打工族又以從事餐飲業為主。放任未成年者曝露於職場的危險當中,未對其權益有所捍衛,公部門難辭其疚。

 極為值得我們去探究的是:什麼樣的家庭會需要一個才16歲的少年,就白天上學,晚上打工?從事的還是勞力密集的餐飲業?綜觀這個家庭,來自柬埔寨的母親,已來台14年,曾經因為工作意外,造成右手食指和中指截肢;家裡另有200萬房貸,而父親從事木工裝潢,與工讀生共同擔負起家計。換句話說,清寒的家境致令工讀生必須、也有必要夜晚打工來貼補家用。

究諸事實,除了一家為了壓低成本而聘僱未成年者工讀的火鍋店,他還有其他選擇嗎?如此當然也讓自己暴露於風險當中。而氣爆事件發生之後,吾人亦可以想見家庭的弱勢,承擔風險能力相對低落,以楊姓工讀生的家庭而言,隨著工讀生的受傷及後續復健醫療的花費,家庭弱勢的情況勢必加劇──弱勢中的弱勢,幾乎是這個家庭可以預見的未來。

《勞基法》修法經過一整周立法院內外的拔河、喧嚷,如今初審通過並付委。賴揆之修法初衷所強調者,希望藉由此次修改給勞資雙方多一點彈性。但我們要呼籲有關單位於細部執行方面,必須了解台灣勞資不對等的先天態勢;特別是某些鑽法令漏洞,完全不顧員工之身心健康之企業主,且這樣的企業主在台灣不在少數。

因此《勞基法》修法中提供的彈性工時,政府以為透過修法後提供的彈性工時,讓勞工有更多的收入而更快樂,這個良善立意是否會被資方所極端使用?政府在修法後必須要謹慎監督。另外對於像楊姓工讀生如此極端之經濟弱勢者,修法後的《勞基法》到底能給他們什麼樣的幫助與保障?這也是朝野政黨在《勞基法》修法攻防中更必須關注的的焦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