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止財團法人亂象, 《財團法人法》必須儘速立法

▲管理商業運作企業有《公司法》,管理社團有《人民團體法》,連政黨也有《政黨法》來加以規範,但是獨獨以「財」為管理主軸的財團法人卻沒有《財團法人法》作為管理監督依據。導致不同的行政主管機關可以自行認定違法與否,政府甚至長期帶頭大肆設立財團法人機構逃避監督,也讓財團法人亂象叢生。圖為交通部底下的《財團法人敦睦聯誼會》擁有台灣最著名的圓山飯店。(照片 / 本報資料)

文 / 鄭哲民  教授

醫生連袂出走,外加一連串醫療糾紛,終於把財團法人長庚醫院的王氏家族內鬥逼出枱面。近日兩派人馬各自向外爰引奧援,一則為夙有台灣史懷哲稱號的前花蓮門諾醫院院長黃勝雄,另一為親民黨備受肯定的專業人士李鴻鈞,一場董座保衛戰鹿死誰手,尚未可知。但假財團法人之名,而逕行其知法玩法且越玩越大的醜態,已昭然若揭。

區區一長庚醫院又何竟於引來這般血腥、殺戮?關鍵在於做為一個財團法人,長庚醫院早已變身成為台塑集團的「金控中心」,又豈是以社會賢達人士做為遮羞布可以杜悠悠之口?

想來無疑為台灣立法史的一頁拍案驚奇。試想管理商業運作企業的有《公司法》,管理社團的有《人民團體法》,連政黨也有《政黨法》來加以規範,但是獨獨以「財」為管理主軸的財團法人卻沒有《財團法人法》可以管理監督──財團法人,簡而言之,係以一具有法人資格的「財產的集合體」,由捐助人捐助一定數額的財產,並經一定法定程序而成立之法人團體。在設立目的以社會公益為前提的思維下,某一程度則認定既是「為公益」而設立,便基於人性之善,相關成員便是「好人」-–卻忽略了人性根本不可靠,不只設立、捐款之際的行善初衷下一刻鐘可能改變,甚或有心人士亦可假公益之名,來達到其個別目的之取得,以致亂象叢生。

以長康醫院而言,早已喪失創立時的精神,日前爆發急診醫師集體離職及子宮鏡濫用等風波,被外界嚴厲抨擊,更被政府單位盯上,背上了醫護人員血汗工場嫌疑,喪失公益財團法人之實。唯其鉅大的盈餘不只享有財團法人的繳稅優惠,尚可用以持續加碼投資台塑集團,如此公益財團法人的作法,在台灣比比皆是,任誰能捨得垂涎此財團法人的大餅?

不唯王家如此,不肖建商亦復鑽法律漏洞如此大「玩」特玩,以往台灣知名建商吳祚欽,即藉由設立「新巨群社會福利愛心基金會」,然後把基金會當作自己的金庫,炒股、洗錢、避稅,最後掏空百億一走了之,如今連法律追訴期都已經逃過了,完全無罪一身輕。

國庫通黨庫,政府或政黨出資或轉投資的財團法人,玩得更是徹底。拿「國家財產」而自肥而致資產壯大達55億的救國團,也是後面隱身成為財團法人基金會;中華航空公司背後是華航基金會;鼎鼎有名的圓山飯店後枱老闆敦睦聯誼會也是財團法人……

至於慈濟,則更早已是台灣財團法人未受規範並坐視而出的怪獸,也是因為在台灣到處獵地,把許多「保護地」變更為醫院或其他用地,一轉身就上漲百倍千倍身價,被媒體披露以後,外界才瞭解公益財團法人原來如此神通廣大,化腐朽為神奇的功力!

資產如此龐大的財團法人之董監事,究諸實際操作,如王家之於長庚醫院,自然爰引「自己人」及聽話者,以致董監事在共同利益的前提下,全面貫徹了「近親繁殖」(nepotism)、「裙帶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公益為名底下設立的公司及企業,亦成為安插自己人,年薪動輒千萬或數百萬的肥肉-–反正錢又不是從自己口袋拿出來,誰會心疼?

又節稅,又有公益美名。還可以左手進、右手出,從企業、醫療、教育到各種宗教財團法人,不僅琳瑯滿目,更是爭議不斷。事實上財團法人已成為知法者意欲玩法,並企圖避稅、免稅、近親繁殖、甚或洗錢的管道。

目前《財團法人法》猶停留在討論階段,曾經對國民黨附屬團體磨刀霍霍的民進黨袞袞諸公,態度也轉趨被動消極。心態可以想見,既有了執政權,誰願意去替自己綁手綁腳少了財團法人這一塊好玩?

不被規範不被檢視之下,人性之惡更會張牙舞爪,立法被缺漏的《財團法人法》,虧損的不只是國家稅收,還縱容台灣有權有勢者大逞其玩法之能,社會公益被扭曲,終至不再被信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