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勿讓失速中的台灣,向「毒品強國」之列挺進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曾直接點名台灣是菲國毒品主要製造來源國,台灣吸毒的人口眾多,更嚴重普及青少年。台灣的毒品不僅已經成為國內重大的經濟與犯罪來源,更成為世界毒品的重要生產國。圖為協助戒毒的恩福會。(照片 / 鄭維棕)

文 / 鄭哲民博士  作者為《國會》電子報社長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曾經在一場演講中,直接點名台灣是菲國毒品製造來源國,杜特蒂說話向來會揀場合,他說得直白:「現在(菲律賓)的毒品,一直是由14K(香港三合會)、竹聯幫操作的。」這番言論引致全台嘩然,相關部會紛紛表態,理由眾說紛云:不外乎台灣其實也是受害國云云。

唯撇清關係如何可以了事?光是今年,台灣緝破之毒品案,便一連創下了好幾項「最大」與「史上第一」的紀錄。5月查獲高雄籍漁船走私海洛因近700公斤,數量足以讓全台2300萬人染上毒癮,為國內治安史上最大宗;6月查獲8公斤古柯鹼,是桃園機場營運以來查獲最大宗的古柯鹼;另外也查獲305萬顆「一粒眠」,市值達7億元,足可迷昏全台北的市民,此全為台灣製造;還有近日台日聯手所查獲的480公斤毒品:日媒號稱總量史上第4。

究諸有需求才有供給,供給之便利又強化了市場需求此一交互作用來看,今年來一連串數據,所實際揭露的是:毒品市場的不斷擴大與供需活躍。

首先,毒品交易網絡已然完成了全球化的佈建。以台灣而言,官方資料顯示,2009年至2014年間,台灣毒品主要來源地為中國;到了2015年的毒品來源地則是轉為香港。且2015年由中國與香港走私進入台灣的毒品,占台灣毒品查緝總量的73.2%。換句話說境外走私,供應了台灣毒品市場之需。相對的,台灣由於毒品製造技術,特別是安非他命之技術極為純熟,在獲利可達10倍甚至20倍以上的考量下,近幾年來也大量走私到日本、澳洲、紐西蘭, 2016年6月,紐西蘭警方曾經攔獲了達496公斤的安非他命,研判幕後就是台灣的販毒集團所為。也因此台灣到底是他國毒品輸出的受害者,還只是轉運中心呢?事實上浮現的冰山一角下另有更大更可怕的冰山存在。討論台灣於全球毒品市場所扮演角色,充其量不過是面子問題,意義不大。

其次,毒品為害意識之淡薄與日常化,已變相鼓勵毒品無孔不入。以安非他命而言,又被稱為「拉K」,一提到「K」,即知是安非他,顯示出其普及及人們之熟悉,並對其背後所可能為害及一個人、一個家庭、其所居住之鄰里及至整個社會治安潛在威脅的輕忽。特別是出現了一段時間的吸毒除罪化的呼聲,看似開放、自由,或者另類療法之探尋,卻不知可能為已經蠶食鯨吞的毒品大開方便後門。

從販毒者來說,法令嚴格禁止之際,都不惜違法、鋌而走險,一旦除罪化無疑意味著所得刑罰的寬免並及更大的利益取得。再者,從吸毒人口來看,最值得警惕的是:校園中毒癮年齡向下發展的趨勢。根據統計資料顯示,一級、第二級毒品施用者的年齡層集中在30歲至50歲之間;第三級、第四級毒品施用者集中在18歲至30歲之間,不也意味著隨著年齡增長而施用毒品級數不斷加深嗎?何況對分辦、判斷能力尚未成熟的學生而言,吸毒除罪化是否也形成了某種程度的寬容與允許?錯與對、黑與白,社會難道不應把明確的價值觀,教導下一代嗎?

毒癮者不只是犯罪,同時也是病患。由於無法憑已力戒斷,致令他們由消費者轉而形成供應者甚或變成製造者,於是毒品市場成為一個不斷吞噬的黑洞及社會治安上的破口。以台灣目前製毒技術的純熟,加上毒品交易之全球化趨勢,如何勿臻於「毒品大國」之列,可能是失速中的台灣,首先要迫切面對的課題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