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空服員工會理事長廖以勤的父親廖永來以「父權V.S父愛」看待罷工事件

廖永來以「父愛」看待長榮空服員罷工事件
記者周卉芃報導

長榮空服員罷工事件,身為長榮空服員工會理事長廖以勤父親的前台中縣長廖永來,在臉書po文『父權V.S父愛』,直言『作為一個罷工者的父親,我以父愛看待這件事,長榮公司卻以父權在處理這件罷工案。』

廖永來表示,長榮空服員罷工以來,每天都關注各種訊息。本來以為這種勞資爭議很快落幕,殊不知雙方各不相讓,演變如此。也以為勞方在繼續罷工投票意見出爐,可以順利進行團體協簽。沒想到,雙方又因意見不一而致協商破局。自己是長榮空服家屬一員,在這件事情,要說幾句話。

身為長榮空服員工會理事長廖以勤父親的前台中縣長廖永來也有話要說。

廖永來說,工會的組成是產業民主、勞動民主的一環,但人民尚不具有如此認知,加上航運業又是特殊行業,涉及消費者權益,罷工啟動,資方拉攏消費者譴責勞工,質疑空服員憑什麼影響乘客,員工進入公司應知該做的工作與該負的責任,憑什麼抗爭?空服員是高級勞工,有什麼抱怨可言?許多血汗勞工沒抗爭,空服員憑啥抗爭,此種附和資方觀點的反勞工行為,充斥媒體、網路,甚有一面倒現象。

廖永來從協商前後觀察長榮資方的反應,檢視資方所安的心,想著什麼?他指出,長榮公司是很保守的財團,從張榮發創立開始,就從父權方向管理,公司招考空服員在筆試設立陷阱題,淘汰想組工會的應試者,不想工會成立,工會成立後,不想工會可以順利運作,也萬萬想不到工會竟然可以走到罷工這條道路。這就是長榮的父權心態。

廖永來說,長榮公司在協調期間動用各種資源,威脅利誘分化工會,就以十天期內,資方施出誤判,請勞動部出面,召集工會代表入公司誤判,由董事長親口答應協商內容,其中很重要的一條是禁止秋後算帳,向工會理事長廖以勤善意表達誠意,希望促成罷工投票通過。工會理事長相信資方,就在內部進行處理,希望罷工能儘快停止,才促使投票在總數票中,驚險過關。停止罷工投票後,馬上進行團體協約簽訂。資方態度趨於強硬,第一條上馬上卡關,在十八位臨時罷工的空服員及員工福利取消部分,沒有達成共識協商破局。

長榮空服員泣訴從罷工到被以「曠職」議處。

廖永來直指長榮公司從招募會員開始,就擺出一副父權心態,這心態的養成從已故張榮發先生始,謝金河先生在一篇文章中就很清楚指出,面對長榮空服員的罷工,如果張榮發在,絕對是寧可賠錢也要戰到底,長榮公司的沿革,歷經幾次改組,最後是老臣的大兒與二兒,掌控了長榮。所以,現在的長榮資金完全是私人,心態上如此父權,作法上,呈現的就是如此,也是見怪不怪了。

廖永來基於父親的角度,兩度到罷工現場關心,看到一群平時光鮮亮麗的空姐,面臨風雨澆淋,面臨烈日曝曬,集結抗爭,罷工爭權益。第三度終能上台呼籲為空服員講話,加油打氣。

廖永來強調,父親關心女兒是天經地義的事,長榮公司將員工當成兒子,其實只要在勞資關係處理好,讓公司業務回穩,就好像一個和樂的家庭般充滿幸福。可是,長榮的管理高層較欠缺這些胸襟與修養,視員工為工具,薪資、福利皆是公司賜給,員工縱然有意見,也只能選擇噤聲,絕對不喜聽到員工的任何抱怨,甚至抗爭。

發表迴響